日前,劇團接到一個憂心的母親來電。
她提到她的孩子已經是國中生了,但對念書沒有很大的興趣,一心只想當演藝人員。跟孩子說了多少「讀書」的好處都沒有效果。
後來她跟孩子說,像強哥,雖然是演藝人員,他也是念到研究所畢業,才去做他喜歡做的事;並不是連書都不念,就能做好一個藝人的。
孩子很訝異。
然後,母親打電話到劇團來,說明了這件事。
母親說,希望有機會能請到強哥來為孩子們「開導開導」;老師也同樣的贊成,希望強哥能撥出時間跟那班的孩子見見面。

強哥最近其實很忙,忙到沒有時間寫劇本,忙到沒有時間看醫生,當然,也忙到沒有時間休息睡覺。但他一聽到工作人員轉述這件事情時,就答應了這個邀約。
沒有任何要求的。
他說,如果自己真的能幫助這些孩子,他願意盡自己棉薄之力;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能提供多少力量。
於是豆秘書東喬西挪,幫強哥空了上禮拜五(2006.6.9)的中午時間陪這班孩子們吃飯。
也跟經紀公司說明了這件事,經紀公司也樂意應允;經紀人更答應前來,說若真的意願朝演藝圈發展的孩子,他們會看看條件如何,是否簽下。

大雨滂沱中,豆秘書帶著強哥趕到了遙遠的木柵。
一進餐廳,是有些訝異的。也許因為餐廳座位的關係,孩子們三三兩兩,一桌一桌的,甚至有人在打牌;更見男生一邊,女生一邊。
強哥到了餐廳坐下後,老師當然有請學生們靠過來。不過只有部份男生聽話的靠上,女生則還是遠遠坐一邊,找了「還沒吃飽」等理由,就是不肯靠過來。
強哥不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,他沒有覺得氣餒或是不受尊重。他一邊吃著沙拉,一邊先開始隨意跟老師及幾位坐過來的孩子閒聊。


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對於女生們遲遲不過來,也去邀請了幾次,但是,叫不動。
這時,豆秘書心裡有些生氣。總覺得強哥的時間那麼寶貴,甚至一個小時可以賺很多錢耶,他卻願意排除掉別的賺錢的機會和休息的時間,花二個小時,冒著大雨過來,怎麼孩子們這麼忸捏不可愛?

不知道為什麼,強哥卻懂這年紀的孩子。他不強求,也不逼迫。
先問了在場誰最會唱歌,原想請她先高歌一曲,帶動氣氛。
這就是那位被推派最會唱歌的孩子。


不過她一直笑,不敢唱,後來強哥還找了同伴陪她。


還是不敢唱。最後以唱校歌結尾。

然後強哥開始講他的成長故事。
從他國小時一定要考第一名的倔強男孩,講到國中後發現原來考第一名不再容易的青澀忸捏。
講到重考補習那年的辛苦,和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認知。
講到考上大學後,因為念了自己不愛的機械系,降轉到新聞系的抉擇。然後在大學時代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,扮小丑打工;到蘭陵劇場做義工、排戲……

這時候靠過來的人漸漸多了。



強哥說:「其實你們現在在國中學的,對將來真的一點用都沒有!」眾人楞住。
但強哥繼續說:「但是沒有經過這個過程,卻永遠到不了下一個階段,也永遠無法真正去做你想做的事。國中這個階段,只是個過程,是為了往自己想去的方向的一個過程。」

強哥講到他念完大學後,不想離開這麼好玩的學生生涯,然後決定考研究所。但不知道要考什麼所,於是到每一個科系旁聽。最後因為被勞工研究所老師上課的話感動到淚流滿面,而決定報考勞工研究所。


他分享他為了考上勞研所,他一邊努力念書,一邊抽空排鄧安寧導演的《今晚菜色如何,娘子?》舞台劇;然後,為了趕上進度,每晚泡在K書中心……他說他並沒有因為喜歡演戲而忘了當學生的本份,他到畢業時,沒有缺過任何一堂課。
他分享了他找到人生目標的喜悅。因為那段日子很辛苦,但是他卻沒有後悔,也一輩子記得。

他告訴孩子們,他永遠忘不了當他考上勞研所榜首時的喜悅;也忘不了看完榜單後,買了朵玫瑰送給自己,從陽明山上走下去時的陽光……「我一直到現在還記得那天的陽光!」強哥說。

是啊,如果他沒有經過討人厭的國中時期,沒有經過那些徬徨……那,怎麼會有那天忘不了的陽光?
豆秘書聽過很多遍強哥的故事,卻依舊感動。

聚餐完後,開著車載強哥回劇團的路上,豆秘書問強哥:「會不會覺得這年紀的孩子太忸捏不可愛?」因為一開始竟那麼不尊重強哥。
強哥說:「不會啊!其實就是盡力而已。如果自己花二個小時,有個孩子能聽進去,那這二個小時就值得了。如果我曾經的徬徨,曾有過的感動,也能讓他們知道,也能對他們有幫助,那……也就夠了。」
沒多久後,平穩的呼吸聲傳來,強哥累得在一旁睡去。

豆秘書一邊開車,一邊心裡想著:「我畢竟還只是個凡人,和老闆的等級還是差太遠了……」
雖然還是有些氣孩子們忸捏不懂事,不懂得珍惜強哥這寶貴的二個小時,但是心裡也釋懷些了。

希望這群孩子們有一天會想起,大雨滂沱的這天,強哥曾經說過的話。

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