劇團在2003年碰到SARS,強哥本來已經打算結束劇團了,
但卻因為一群夥伴不願放棄,寧可不支薪也要留在劇團做事,
讓強哥對【如果兒童劇團】有了新的想法,也就此決定了劇團一直到現在的經營路線──

我們是「以製作領導創作」的團隊。

因為強哥認為做了六口大戲之後,【如果】已經不只是他一個人的劇團了,
應該是一群想要為孩子做事的藝術夥伴的遊樂間,大家一起在這個平台上實踐夢想!

所以每一個專案,不管是大戲、小戲、活動,都會有一個製作人做決策和負責,
這也就是劇團在組織上,不同於其他劇團的編制:「製作人」統籌的概念。
今天,我們就要來跟大家介紹一位劇團的製作人──薇玲,
薇玲進劇團的時間還不算長,但就在短短的四個月裡面,
她已經負責劇團許多大型演出的製作囉!

而今天負責專訪薇玲的也是一位新夥伴──千千,

  

千千在兩、三個月前進劇團的時候,本來是加入故事達人的培訓,
但後來,我們發現她在企劃、宣傳、行政工作上特別有潛力,
而且她自己對於寫劇本、新聞稿等文字工作也很有興趣,
所以她轉而加入創意企劃部的團隊啦!

現在,我們就跟著千千一起來認識薇玲吧!

 

 

還記得第一天上班時,就遇到《冠軍麵包的不秘密食譜》主角吳寶春師傅,
在聽完他親自告訴我們他的故事後,對於劇團要將這樣勵志又感人的故事搬上舞台,
我已經深刻感受到這齣戲要傳達給孩子們「抓住夢想,努力完成!」的意義,
這是【如果】給我的第一份禮物。

而前幾天,我和強哥一起去接受教育電台的專訪,
從他的言談之中,我深刻地感受到他對於兒童戲劇的熱情,
這或許正是為什麼劇團經營這條路儘管充滿荊棘,
背後還是有一群人,默默支持著趙哥、相挺【如果】的朋友,還有各位大小觀眾們,
製作人薇玲姐就是其中之一。

薇玲姐從事表演藝術工作20年,
從雲門舞集、朱宗慶打擊樂團,一直到攻讀北藝大藝術行政管理研究所,
她認為實務上的經驗只能說是以土法煉鋼的方式磨練出來的,
唯有兼具實務和理論,不斷地進修才能提升自己對於製作、管理組織與人事,
甚至是財務管理等全方位的能力。
而後當她有了生涯的另一個事業規劃,毅然決然地選擇離開這個圈子,
抱著再也不會回來的打算,開啟人生第二個發展;
直到因緣際會下與【如果】結緣,被強哥的理念與夢想給感動,
決定加入【如果】一同編織夢想。

強哥的真誠及對於兒童戲劇演出、製作所懷抱的夢,正是薇玲姐一直在思索的議題──
表演藝術的製作理念可否不被藝術創作的主觀性所限制?
台灣的表演藝術總是以創作領導製作,但產業有多種運作方式,能否以製作領導創作?
創造一個製作平台環境,讓製作也能以創意的思考呈現,不再受限於藝術家因素?

對她而言,表演藝術是精緻手工業,無法大量生產,而且過程很辛苦!
因此,倘若沒有理想,又怎麼會有熱情?
看見趙哥的熱情光芒,為了目標而努力前進,深深受到感動!

在訪談的過程中談到,薇玲姐的小孩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不再看兒童劇,
因為台灣的許多兒童劇創作者總是把「小孩」看得很簡單,
以大人的觀點去給予兒童「大人認為小孩所需要的」,
忽略了兒童是充滿個性、具有強烈思想的個體,給孩子們的應是更精緻有內容的作品。
但當她的小孩看完她在【如果】的第一個製作作品《鬥陣》後,竟然表示感覺「還不錯」,
這讓她更加肯定這個夢想真的是可以達成的,只要努力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。

那麼對於薇玲姐而言,除了喜愛的表演藝術,是否有尚未完成的夢想呢?
她聽完笑了笑說,她很想去旅行,
而且是那種短期居住在某個地方,能夠深入體驗當的文化的旅行!
雖然她的工作讓她可以常常到各地去,但對她而言,那都是因為工作的短暫旅程。

【如果兒童劇團】今年滿十歲了,在未來的日子裡,
她希望能夠以自己的經驗和大家分享,就像強哥常說的:
「全團的事就是我的事」,正是她接下來努力的目標。

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