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和大家分享的是易蓁前往台東的心得。
易蓁在劇團,專門負責寫劇本、企劃等工作,也是個演員哦!
在得知劇團有要到台東的行程時,也是趕緊回信,表達想一同前往的意願。
因為她,我們才有那些照片,才能讓其他不能一同前往的同仁,也能看看台東的孩子們。
不過因為她太用心拍照了,太想把孩子們快樂的笑臉全部拍下來,加上災區有些地方不方便,所以反而讓自己生病了。
還好,現在已經沒有大礙。

……
這是到台東說故事的工作人員,總共有六位,全部都是女生,簡直就是一團娘子軍。
不過我們還是帶著大包小包的道具,還拖著超級重的音響,到兩個安置中心與兩所醫院演出;
每到一個地方,計程車司機、志工朋友、醫院工作人員想幫我們拿道具、音響,
但當他們剛起袋子、音響時,他們都會驚呼:「哇,這個很重喔!」讓我們很不好意思,也很謝謝大家的幫忙。
就這樣,我們背著大包小包,加上許多人的幫助、完成了這次的台東行。

台東一直都是很多人心中最佳的旅遊地,一路上,我們看到很多景觀:城市看不見的寬闊藍天、湛藍的海洋,都讓人覺得「台灣實在太美了」!

從來沒有到過台東的Nancy,看著美麗的海洋,也不斷驚呼「太美了」。
不過,隨著我們的目的地將到達,路開始斷了、海岸線也堆滿了多到無法想像的漂流木,整個海灘全部都是漂流木,
可以想見颱風來襲時,那時候雨水、河流的沖刷力有多大。
還有,沿路倒塌的房子、樹木、電線桿,都讓人心情越發沈重。

下面這張圖,整個海岸線,中間咖啡色的區塊,全部都是漂流木。


我們的第一站,是到金峰鄉的「介達國小」,在國小內,我們可以看見許多分工的區域:
例如「環保區」是裡面災民所有垃圾分類的地方,還有「膳食區」,就設在學校用鐵皮搭建的籃球場旁邊……。
這裡,就像是一個分工合作的社群,「有福同享、有難同當」就是安置中心所呈現的樣貌。



但是第二站大武鄉,位在台東南邊,又是更山區的地方,從金峰開往大武,大約有一個小時的車程。
在這一個小時,我們不斷看見令人難過地畫面,
原本應該是清澈的河流,現在全部都是淤泥,無數被衝毀的數枝,就混在淤泥中,有時還會看到淤泥間有房子的身影。
下面這張,就是房子位在淤泥中央。


斷掉的柏油路,下面是海岸。



路面也不斷地出現斷成各式各樣的地平面,
有的是一條路變成上下兩個地平面,有的是一條柏油路斷成兩半,路的下方還是海岸,顯得險象環生。



而我們常常開到一半,便要停下來,因為路面實在有太多樹枝、石頭要清理了,必須放行幾輛車,擋起來清理一下,再放行幾輛車。
而路面也因為有太多的土石,有時從擋風玻璃看到外面,都是塵土,幾乎看不清路面。

從上圖可以看出,塵土飛揚,讓人看不清楚路況……


這樣難走的路面,也讓我們的故事達人亭儒暈車了。



過了許久,
終於,
我們到了大武,我們看見許多伯伯、阿姨正在清掃家園,也看到電線桿就硬生生的躺在我們面前。





安置中心到了!



當我們進到安置中心時,裡面已經有一些公益團體在幫助大家,
但由於剛好碰上公眾人物來訪,我們在外面等了一下子,一邊折毛根,一邊等待裡面的活動結束。



教室內公眾人物訪視孩子,有的災民們坐在教室外,面容憂愁。



好不容易,活動結束了,我們也終於要為小朋有講故事了!
可能這邊的小朋友平均年紀比介達國小的孩子們大,
又可能他們的災情形較為嚴重,
我們可以感覺到他們在聽故事、遊戲時,沒有那麼「無憂無慮」;
而他們寫在許願樹上的願望,也早熟地令人心疼。

想想,他們應該是要開心玩耍、過暑假的年紀,竟然沒有一個「家」,
十幾個孩子擠在小小的房子裡,裡面堆滿了睡袋、棉被、日常生活用品,桌子上放了泡麵,
可想而知,這裡是這些孩子、災民睡覺、吃飯的地方,看起來就是十分克難。



不過,不知道是不是原住民樂觀的天性,
在我們發彩虹筆和小紙條給小朋友,讓小朋友寫下自己的願望時,一旁的爸爸說話了:
「欸,老師,我們也有聽故事,為什麼我們沒有紙筆?」
亭儒一聽到,馬上給爸爸、媽媽一人一隻筆和一張紙,
爸爸連忙說:「哎喲,我開完笑的啦!」

想不到這時我們的亭儒真的變成老師啦,
她慎重地對爸爸說:「不行,爸爸,我要看到你的願望喔!你們寫好以後要給我。」


這下,爸爸、媽媽開始推來推去,
「欸,要寫什麼咧?」
「我不知道,我不會寫。」
「我只是隨便說說,怎麼知道他真的要我寫……」

過了很久,一個小朋友拿著一張紙走過來,對達人說他爸爸寫好了,還要達人告訴他,爸爸到底寫了什麼,因為爸爸都不告訴他。
想不到剛剛那位開玩笑的爸爸,真的寫好了他的願望呢!

這是爸爸的願望:我希望小朋友有一個快樂平安的家園。


還有,這個小女孩,告訴我她今天很快樂。

她的脖子上帶著媽媽送他的十字架項鍊。


最後要離開了,孩子們從裡頭送我們到校門口,我們連忙要他們不要再送了。
孩子們不斷的問我們:「你們要走了嗎?」
我們也回答:「對啊,我們要走囉!」
可是當我們回答完,有的孩子又接著說「明天見!」
「晚上要再來玩喔!」
好像他們很不願意接受我們就要走的事實,我們也再也不忍跟他們說我們要走了。
我想我們都忘不了他們殷殷期盼的眼神,他們小小的聲音,卻有好多期待。

從車窗內,我們還是看到他們不斷揮手,對他們說再見真的好難,我們也希望,之後我們一定要「再見」。


創作者介紹

趙自強的如果兒童劇團

強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tinababy2211
  • 一路看下來,哭了~
    有機會一定要再去看看他們喔~ 原住民加油